今天为何要重读王阳明

2019-02-19

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读王阳明?



   如果要问当今哪些古代名人最火,王阳明肯定在前三名之列。

左手执卷讲学授业,右手抚剑叱咤三军,明朝最杰出的哲学家和军事家王阳明是中国历

   史上罕见的真正实现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圣人。




图片


547年前的10月31日,王阳明诞生。547年后的今天,持续了十余年的阳明学热丝毫没有降温。


王阳明、阳明心学,已成为上至政府高层和企业老总,下到小商小贩或乡野村夫都谈论的热门词。


读王阳明的传记,看王阳明的著作,践行王阳明的思想,探访王阳明的遗迹,甚至重走王阳明的路,成为一种文化风尚。知行合一、致良知、在事上磨炼等,是最热门的提升自我修为的方法。


在众多阳明爱好者和研究者的热心推动下,王阳明,这位与孔子、孟子、朱熹并称为儒家四圣的思想巨人,在当下似乎已经热到“天下谁人不识君”的程度。


今天的“阳明热”让我们忘记了一个事实:王阳明曾经被中国人遗忘了三百多年。我们的精华文化,曾经放在门脚的冷落处搁置多年。


三十多年前,王阳明在中国是不受待见的,阳明心学也作为主观唯心主义的典型而备受冷落、歧视和批判。


被冷落与被追捧,事情发生转变的契机何在?


今天,我们郑重纪念王阳明。回望过去,追溯源头,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今天我们能重新认识王阳明,与一位日本老人倾尽心血的竭力推动有着紧密的联系。


一、三十年前谁识君



三十多年前的王阳明墓,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

1988年,一支日本学术代表团怀着“朝圣”的心理来到浙江绍兴,进行王阳明遗迹探访活动。在当地学者的帮助下,几经周折,他们最终探寻到阳明墓,但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为震惊和意外:王阳明的墓地显然年久失修,看上去破败不堪,周围杂草丛生。

代表团成员非常震惊,他们千里迢迢、不辞辛劳地来“朝圣”,却没有料想到,在日本被奉为大圣人的王阳明,在自己本国竟被忽视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中国人   居然如此对待自己最杰出的思想家!

要知道,自江户初期阳明心学传入日本,三百多年来,在学界,日本研究阳明学,自中江藤树之后,代代有传人,名儒众多;在民间,阳明学是风靡天下的学说。1908年,留学日本的蒋介石曾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不论在火车上、电车 上或渡轮上,凡是旅行的时候,总看到许多日本人在阅读王阳明的《传习录》。

图片

(日本阳明学鼻祖中江藤树画像)


从“一生伏首拜阳明”的明治军神东乡平八郎,到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日本经营之圣的稻盛和夫,日本军界、政界、商界的上层人士,都是阳明心学的追随者。所以学术代表团的学者们完全无法理解中国人对王阳明的忽视与冷落。

学术代表团带队的是一位精神矍铄、慈祥宽厚的老者,名叫冈田武彦。面对眼前的情形,他的心情异常沉重。沉默良久后,他向陪同的中国学者表达了一个心愿:他想筹款,以资助修复阳明墓。


同行的中国学者对冈田先生的示愿感到意外。此时的冈田先生已经80岁。以耄耋之年的身体,用朴素的学者身份,要筹备一笔修复款项,谈何容易!他们在内心里甚至猜想这也许只是老者的一时冲动之言,也许回到日本后,诸事缠身,老先生会忘了这件事。

让人敬佩的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八十岁的冈田先生便将自己筹集到的三百万日元交给中方。1989年3月,绍兴县王阳明墓修复工程顺利竣工。

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后来的十余年里,冈田先生帮助中国人修复阳明遗迹多处。


1994年,冈田先生得到日本民间和团体的慷慨资助,帮助江西大余县青龙镇建成“王阳明先生落星之处”纪念碑亭。


图片

(江西大余县“王阳明先生落星之处”纪念碑亭)

1996年,得知王阳明故居瑞云楼的修复工程资金困难,冈田先生再次义无反顾地承担起募集资金的重任。

图片

(王阳明故居瑞云楼)

1996年,日本企业家矢崎胜彦积极响应冈田先生的倡议,为修文县捐赠了王阳明铜像。

因人为损害与岁月侵蚀,王阳明遗迹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损毁严重。而此后很长时间,政府及民间并不重视王阳明和阳明学,若不是冈田先生的义举,现在我们又去哪里纪念王阳明呢?


图片

(贵州修文“阳明玩易窝”未修复前旧貌)


让我们把话题回到冈田武彦。是怎样的力量支撑着这位八九十岁的学者如此不辞辛劳地帮助中国人找回王阳明?一切要从冈田武彦与王阳明之缘说起。


二、世界级大哲的王阳明之缘



在日本,冈田武彦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他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宋明理学专家,被儒学大师杜维明赞为“儒学祭酒”,“祭酒”原为国子监的主管官,后泛称学术文化界的首脑人物。

冈田武彦也是国际阳明学大师,杜维明先生评价他“是现代日本研究王阳明最深刻、最纯正的学者”。据说杜维明先生青年时期的代表作《青年王阳明》受到冈田武彦作品的启发。


图片

(一代大儒冈田武彦)

不过,这位后来的儒学泰斗,在求学的最初阶段,学的不是中国哲学,而是西方哲学。

和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日本频发爆发的学潮,加之家庭问题的影响,使冈田武彦对人生充满困惑,并感到苦恼。他希望在西方哲学里找到解决人生困惑的方法,但读了很多西方哲学书籍后,困惑依然存在。

在九州大学读书时,冈田武彦常去旁听从德国留学回国的中国哲学教授楠本正继先生的课。在楠本正继的讲课中,他听到了王阳明的智慧,从而悟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时间豁然贯通。正因为此,冈田先生开始迈入中国哲学研究的大门。

楠本正继是何许人也?楠本正继是日本著名的九州学派学者楠本端山的孙子,追溯楠本先生的学术渊源,可以溯源到几百年前江户时代著名儒学家山崎闇斋,即和明朝东林、复社相同的时代。而在中国,新儒学从熊十力、梁漱溟研究为拓荒期,苦撑到目前最多只不过三代而已。


图片图片

(江户时代著名儒学家山崎闇斋及其墨迹)


楠本正继的家里藏有大量中国思想和日本儒学的古典文献,这是祖孙三代共同搜集所得,其中许多是稀世珍本。通过对这些元典的精读,楠本正继开创了中国哲学研究的新方法“体认”, 这一方法为冈田先生所继承和发扬。

什么是“体认”?宋代大儒朱熹曾经解释:“体”就是“置心物中”,也就是说把心放在对象的里面。体认是从生活中认识真理,以生活为基础认识真理。

在恩师的教导和影响下,冈田武彦在三十多岁时已经领悟到,对于与人生息息相关的东方哲学来说,如果研究者只是空谈理论而不实践,不去感受思想家体验过生活,最终是不能体会思想家的思想精髓的。

在逐步的研究中,冈田武彦深深地领悟到,在东方哲学中,最有代表性的体认之学是阳明心学。阳明心学是一种实践哲学,是培根之学,是身心相印、事上磨炼之学。所以,在几十年的学术生涯中,冈田武彦把大量的时间都投入到阳明学研究中。

当然,对于冈田先生而言,研究阳明学已经不仅仅是学术任务,更是他自我实践的行动标准。他将阳明思想精髓转化为自身精神的一部分,身体力行,在经验与磨练中领悟,数十年践行这一同生命融为一体的“信仰哲学”。

冈田先生发自内心热爱王阳明、信奉阳明思想,有时候举手投足间的小细节令人动容。国内知名阳明学专家钱明犹记得二十几年的那一幕。当时中日学者在王阳明逝世的江西大余县青龙镇的章江岸边迪悼念王阳明。阴沉的天空下,冈田先生一行面朝南,口吟诗,洒酒问苍天,吊慰阳明灵。素来镇静泰然的冈田先生,对着章江水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阳明精舍山长蒋庆犹记得二十几年前的另一幕。阳明铜像落成龙场时,年近九十的冈田先生远赴龙场龙场主持典礼,祭奠王阳明。当时是冬季,冈田先生衣着单薄,蒋庆以天气寒冷先生年迈为由,请冈田先生不脱外衣不行跪拜礼,冈田先生没有答应,坚持按照礼数行跪拜礼。蒋庆称赞说:“先生信道之笃,卫道之坚,当世少有能及者。”

图片

(1996年,年近九十的冈田武彦参加修文县王阳明铜像揭像仪式)



三、冈田武彦:让中国人重新认识王阳明



前面所述的筹集资金修复王阳明遗迹,只是冈田武彦为中国人找回王阳明所做的一小部分工作。

自20世纪80年代第一次来到中国寻找王阳明开始,冈田武彦就倾尽全力,频繁推动中日学者之间的阳明研究交流,并发起和指导中日两国学者和民间人士重走阳明之路,实地探访阳明遗迹。

十年间,他带着中日两国学者亲访中国八省区八十余县市,跋涉两万余里。


图片

(冈田武彦先生组织考察团在江西大余县梅岭合影)

在这持续十年的“思想考古”活动中,冈田先生始终都是其中的灵魂人物。他以自己的执著和义无反顾的精神感染着两国的学者,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并影响着周围的人。

1992年,冈田先生加入到“王阳明遗迹中日联合学术考察团”中,对广西、广东、江西三省的王阳明遗迹以及宋明思想文化遗址做了实地考察。

在当时,这些地区的各方面条件还比较落后,冈田先生不顾八十四岁高龄,与两国团员一起跋山涉水、同甘共苦,以践行和传布阳明精神及其“体认之学”的理念。

冈田先生发起和领导的阳明遗迹考察,影响了一大批从事哲学研究的中国学者,他们有的之前由于历史的原因对王阳明有误解,有的刚刚接触阳明心学。在冈田先生身体力行的感染下,他们先后投入到阳明学的研究中,并逐渐成长为当今中国阳明学研究的中坚学者,当时兼任浙江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秘书的钱明先生就是其中一员。

图片

冈田武彦(左三)在阳明洞考察

在冈田先生发起的“阳明之旅”的推动下,中国各地政府和民间开始重视王阳明和阳明学。数不胜数的各类场所以王阳明的名字命名,阳明中学、阳明社区、阳明街道等层出不穷;王阳明故居被修缮,王阳明的讲学场所中天阁被修复;各种阳明学研究中心得以成立,各种规格的阳明学研讨会得以召开。

图片

(绍兴宛委山阳明洞前游人如织)
王阳明,这位被中国人遗忘和忽视的思想巨人,时隔三百多年,终于被中国人重视认识与重视。


四、用生命书写,二十五年成一书



2002年,九十三岁的冈田武彦完成八十余万字的大作——《王阳明大传》,此时

距他六十八岁提笔撰写这部传记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了。

1977 年,福冈市的《Topics 九州》杂志社向冈田先生约稿,委托他撰写有关王阳明生平的连载。

为王阳明写一部传记是冈田武彦一直以来的心愿。一方面,他一直苦恼于普通的学术论文无法将先哲们的思想充分表达出来。另一方面,他觉得王阳明经历了别人未曾经历的困难,历经千难万险最终才创立阳明心学,如果自己能用简单易懂的文字向读者介绍王阳明的生平和思想,让读者能够了解阳明思想的精髓,并将其转化为自身精神的一部分,善莫大焉。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

不巧的是,两年后《Topics九州》杂志停刊了,连载不能继续。遭此情况,冈田武彦没有停笔,而是继续撰写。

从九州大学退休之后,冈田先生仍然经常出席海外的学术会议,繁忙至极。即便诸事烦扰,终日萦绕在他心间的仍然是《王阳明大传》的著述工作。后来,为了深入理解王阳明的思想,他联系浙江省社科院,和中日两国学者一起考察了王阳明遗迹。

图片

(王阳明遗迹日中联合学术考察团计结团式)
从中国回来后,冈田先生继续《王阳明大传: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的创作,但由于身体健康的缘故,写作进度缓慢。后来冈田先生患上眼疾,读书执笔日趋不便,借助放大镜才坚持写完王阳明平定宸濠之乱。

《王阳明大传》是冈田武彦晚年花费心血最多的作品,也是他组织和领导王阳明遗迹考察、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践行阳明精神的心血结晶。

这是一部用生命书写的著作,年近古稀才提笔,历时二十五年,即使诸事繁杂也始终记挂在心,即使患上眼疾也艰难坚持,一切只是为了实现为大众普及王阳明的愿望。


五、《王阳明大传》:与王阳明心灵相通的正传



图片


与市面上林林总总的阳明传记不同,《王阳明大传》是一部权威正传,即它没有神化王阳明,也没有神化阳明心学。冈田武彦向为大众呈现的,是一个客观、立体而丰富的王阳明。


图片


市面上的一些阳明传记,有的将王阳明神化,仿佛王阳明是天生的奇才;有的则神化阳明心学,甚至不顾阳明心学的发展轨迹,将王阳明晚年才悟到的“致良知”提前到“龙场悟道”时期。这些错误知识的传播,不能让人们真正读懂王阳明和阳明心学。

《王阳明大传》的最大特点,即它是一部由一位世界级大哲所写的另一位世界级大哲的传记。

冈田武彦发挥自己的学术背景优势,从思想史的角度清晰梳理了阳明心学发生、形成及至大成的惊心动魄的过程。他用大量篇幅介绍宋元明时期儒学思想的转变,深刻分析阳明心学诞生时的时代思潮背景,并将阳明心学与朱熹理学、陆九渊心学以及明朝其他思想家的学说进行对比。他详细介绍了王阳明不同阶段的思想,从“静坐论”到“明镜论”再到“致良知论”,生动再现了一代圣哲的曲折思想历程。冈田武彦先生笔下的王阳明不是被误解的王阳明,他所传达的心学亦不是聊以自慰的心灵鸡汤。

图片

冈田先生的深厚功力还体现在他集纳了日本阳明学的精髓,可以通过寥寥数语,一语中的地解开王阳明生平和思想的诸多谜题;可以从一些诗文中探寻到阳明的真实内心。如王阳明年轻时为什么会“格竹”失败?新婚之日为什么会离家出走,留宿道观?被刘瑾追杀是真是假?曾经沉溺于佛道,为什么最终回到儒学?

因冈田先生对王阳明发自内心地推崇,所以《王阳明大传》的行文中有一种浓厚的感情,时时观照自我和当世的点评比比皆是,使读者读来如与圣人对面,并无隔阂感,反而有强烈的共鸣。

只有像冈田武彦先生这样学术功底深厚又能从精神上与阳明同在的人,才能真正地读懂王阳明。

图片

阅读《王阳明大传》,并非只是一种知识的学习,更是对现代社会中失落奔逐的心灵的重觅。

在王阳明诞辰547年的特殊日子里,我们纪念王阳明的同时,也向冈田武彦先生致敬。谢谢您,谢谢您为中国人重新认识王阳明所作出的努力。您用一生演绎、再现了阳明心学,为我们树立起了一座山高水长的丰碑。


分享
写下你的评论吧